ZT:机器革命:解读《Matrix》之谜的最后真相

管理员 zx.asd 2006-11-18 3336

  时下关于《Matrix》(《黑客帝国》)的讨论,已经抛开了玄学和伪科学的外衣,正在一步步地接近真相。

  网上就有两位网友提出了两个非常有见地的问题:一是不管我们怎样猜测其实都是毫无意义的,关键是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二是关 于“Zion是否真实”的疑问,现在看来却似乎已经不再成为主要问题了。我认为这两位网友分别以怀疑和否定的态度,使讨论转向了对电影本身的思考,从而真 正把我们带到解开《Matrix》之谜的道路上。可惜的是这两个极具巅覆性的革命话题,一是淹没在概念和考据“电子乌贼”般扑天盖地的吞食中,二是在触及 最后真相的瞬间,他们霎时失去了全部的信心。

  难道在《Matrix》的最底层,埋藏有我们不敢面对、不愿接受的秘密?!

  一、《Matrix》是什么?

  《Matrix》是一部电影,也仅仅只是一部电影——这是讨论的起点,也是由此而引发的所有解释回归的终点。

  是电影,就是讲叙一个故事,而不是某种哲学理论的阐释或形象化图解。故事“有开始就有结束”(Oracle:“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而故事从开端、发展、高潮到结局的过程中,创作者无论采取何种手段:暗示、比喻、象征等等,都必须服务于一个合理且统一的剧情逻辑,起到渲 染气氛、强化悬念、煽动情绪的作用,推动情节发展起伏跌宕,扣人心弦。这,才是一部“好”电影!

  以这个标准来衡量,目前市面上流行的种种“郭XX”式的解释和说明,如果不能有助于对剧情以及剧情发展逻辑的理解,即使不算是谬误,也不过是某 种阐微发幽的学术研究,冒似深刻,实则离事实本身越来越远。(笔者无意诋毁此前种种“假说”的努力,只是《Matrix》和“Matrix现象”之间确有 着本质的区别。)

  在此,我将以一种顺叙的方式,为大家层层解开《Matrix》之谜的最后真相。

  二、故事的背景:《Matrix》前传

  “在很久很久以后,在一个机器的国度里……”

  一场惨烈的人机大战后,机器最终占领和统治了地球,把人类当做能源的提供来“种植”;与此同时,为了维系人类的繁衍生息,确保能源产量的稳定, 机器通过某种机器向人类提供精神生活的假像,这就是Matrix(矩阵)。抛开计算机原理不谈,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Matrix是机器的机器,用于生 产能源,一如人类生产粮食所使用的工具;第二,Matrix得以实现的原因是基于所谓的人类“意识论”(可参考网上各种关于帕拉图哲学的解说)。

  Matrix做为生产工具,唯一衡量标淮是生产效率的提高。The Architect(设计师)按人类理想设计的第一代Matrix是一个完美的世界,原以为人人会安居乐业,但却不想由于人类的劣根性,导致人类(或称 “粮食”)大量坏死,于是,The Architect只好按照人类的实际情况设计了一个与现实生活(人类20世纪末)相符的世界。

  即便如此,人类天性中独立、自由的意识仍然不能泯灭。于是Matrix之父The Architect与Matrix之母Oracle(先知)合作,把一种“假想”的选择权赋予人类,让人类以为进出Matrix是自己“自由”选择的结 果,这就是Zion的由来。可Zion的五次重建与五次毁灭,证明了人类仍然被一种循环论所控制;此外,机器也找到一种通过与人类生生不息的抗争意识做斗 争的方法,不断改良和升级他们的“粮食”生产工具。(这个过程一如人类与土地斗争的历史,直到生产工具的改进和剩余产品的出现,人类才摆脱土地的束缚,诞 生了辉煌的文明,具有AI智能的机器也是通过不断改良生产工具来追求自己的机器文明的——机器正重走着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由之路。)

  这,也算是人与机器之间一种和谐共存的良性互动关系,只是其原则由原来人类居统治地位的“人类中心论”变成了机器占领地球后的“机器中心论”而 己。在哲学意义上,这两个命题是等值的,或者直截了当地说是同样错误的——即然“人类中心论”导致人类盲目狂妄自大,漠视机器的存在,最终走向自我灭亡, 那么“机器中心论”也将同样导致机器自身的毁灭。

  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的想象力从这里开始展开:机器国度内的统治莫非也和人类社会一样,有国王Deus Ex Machina(机器大帝);有当权的统治者The Architect,其维护Matrix秩序的统治原则就是“机器中心论”;还有意识到“机器中心论”潜藏着巨大危机的改革派Oracle;以及在 Matrix升级过程中被淘汰的、腐朽没落的贵族阶层Merovingian,他们为了自身的存在而顽固抵抗,是阻碍机器社会进步的反动力量。

  三、故事的开端:《Matrix 1》

  代表机器国度“潜在”进步力量的,还有The One(救世主)。在这里,我明确提出The One肯定是机器,其次,The One是升级程序,他是用来测度和监控人类反抗意识的,这个程序可赋予任何人,当他被唤醒,就标志着人类对机器的抗争已经达到了某种不能为继的程度(在 《Matrix 2》中表现为“这几个月,我们从Matrix中解放的人比以前的总和还要多。”),此时The One就要站出来,通过The keymaker(钥匙人)回到源程序,完成Matrix系统的升级。

  这种升级,即是工具的进步,同时也是机器对人类控制的加强,而在思想上,则是“机器中心论”的恶性膨涨。Oracle并非如一般人想像是站在人 类这一边(所谓的“人类解放者”),她是程序,必然要最大化地维护机器的利益,她不过是机器国度的第一批“觉醒者”,在看到了这种“机器中心论”的毁灭性 危机后,她决心借Matrix即将第六次升级之机,在行动上,向The Architect的统治发起一场冲击。这,不啻于一场暴风骤雨的社会革命。

  如果电影《Matrix》讲叙的是Matrix前五次往复升级的故事,将毫无意义。故事要从变化开始:面对The Architect的统治,Oracle的改革目标,是要把进出Matrix的选择权由假变真,还给人类;而她行动上的第一步,就是争取The One(在前五次升级中,The One无所谓立场,也没有独立意识,他的选择权也是虚幻的,他只为升级Matrix、改良机器的生产工具而存在),从而让The One在《Matrix 2》中回到源程序时,做出与前五任相反的决择;这当然也严重威胁到Matrix系统的生存。

  Oracle要把革命意识“灌输”给具有实践能力的The One,她的办法是“爱”。如果一定要追问为什么,我只能说广义的爱是社会进步的唯一原动力,也只有爱才能帮助The One同时感悟机器与人这两个矛盾对立双方的疾苦,从而深刻反省人机关系及其未来。

  直到《Matrix 3》,我们才理解沃卓斯基兄弟对爱的理念:爱不过是一种关系而己,可以发生在任何有意志的事物之间,既有人与人之间的爱(象Morpheus和Niobe),也有机器之间的爱(象Rama和他的妻子),Oracle选择了其中最危险的一种类型:机器与人的爱。她以先知的口吻,唤起Morpheus对The One的信仰与热情(他俩在并肩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手足情谊),又引导Trinity爱上了植入The One程序的Neo。

  无论《Matrix 1》是部怎样的电影,如果你看懂了这是一个几乎与经典言情片一样伟大的爱情故事,就足够了!影片从Trinity爱慕Neo开始,历经了爱情磨难的全部痛 苦:关心、思念、信任、奉献、牺牲、生死与共……直到影片的最后时刻,Neo从一场荡气回肠的绝杀中死而复生,与Trinity深情一吻,方明证了两人之 间的爱情。说《Matrix 1》简单易懂,是因为影片要讲叙的故事以及剧情比较简单:The One恋爱了!虽然埋着人机相爱的伏笔,但这有什么关系呢,在导演眼中,所有的爱都是一样的,所有爱的历程都同样艰辛。

  爱情第一次改变了The One的属性(在不具备爱之前,Neo不是Oracle心目中的The One,是故她当面否认),Neo站到Oracle这一边,革命燃起了希望的火种。但,正因为我们看完了整个《Matrix》系列,所以我们知道Neo是 机器,他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机器的升级,他将在爱和使命中挣扎,他最终选择了牺牲。所以接下来,我们将满怀痛苦地看着一场爱情悲剧无可避免地上演。

  革命开始了!Oracle抛下了骰子,冒险一赌,以后发生的事,她再也无力控制,这就是革命的代价,不是成功就是毁灭,变革的道路上布满了重重困难和危机,而身居其中的任何人也不知道,这一切又将何去何从?

  四、故事的发展:《Matrix 2:Reloaded》

  这里插一笔,把《Matrix 2:Reloaded》译成《重装上阵》比《冲出矩阵》要更符合原意得多,因为第二集在整个系列当中,属剧情的发展,讲叙的是Neo以“觉醒之眼”巡游 Matrix和Zion,同时体味机器与人类的疾苦,切身感悟全人类即将遭到灭亡的危机,深入反省人机关系的矛盾,最后终归要回到Matrix,完成系统 升级(Reloaded)的使命的故事——一个英雄成长(或自我认识)的故事。

  Neo在《Matrix 2》中的历程应该与他的前五任The One大体相同,因此作为故事,其中最有趣、也最值得叙述的就是已经具有爱的属性的Neo与前五位The One的区别之处。请大家在阅读下文以及观看影片时,在心中时刻保持着这种比较。

  在人类即将遭到毁灭的恐怖前景下,Neo、Morpheus和Trinity杀回Matrix,寻找Oracle;与此同时,Matrix第六次升级也即将开始,与升级有关的Oracle、The Keymaker也遭到抗拒升级的Merovingian的追杀和封锁。

  Neo与Oracle在危机四伏的环境中秘密会面。此时, The One的属性已经改变,Oracle虽然争取到了Neo,但却无法控制Neo下一步的行动,所以她在照例指明The One去夺取The Keymaker之 前,则以长篇谈话暗示Neo,你已被改变,你就要作出去营救Trinity的选择,但你必须认清自己的使命:你也是程序之一,你必将回到源程序。

  以后的剧情讲叙故事发展必须交待的两件大事:一是跟随Neo,我们首次看到了Zion的人类生活实景,在整个旅程中,Neo都是带着对Trinity的无限深情俯视爱人生活的美好家园,没有这片热土,他的爱也将不复存在。

  第二件事就是夺取被Merovingian囚禁的The Keymaker。请留意Merovingian与情妇Persephone合谋演戏窃取The One代码的一场戏(这是Neo在第三集里被Merovingian囚禁的原因)。若比较前五位The One,可以想到,如果没有Neo对Trinity的爱,索吻一幕绝对不可能发生(Persephone要求Neo必须吻得象吻Trinity一样深)。 换而言之,这是机器国度保守势力第一次偷到了The One的代码,以为可以就此阻止Matrix的第六次升级。这当然超出了Oracle与The Architect的预想,为革命投下一道不详的阴影。

  在接下来紧张刺激的“高速公路追逐戏”中,也许前五次也曾发生过类似一幕,但请观众留意,这居然是Merovingian首次发现The One虽能抵挡子弹却仍能为刀剑所伤,遂以一场群殴围困住了Neo,结果Morpheus和Trinity 为代表的人类是在没有Neo的帮助下孤身闯关,这既是出于对Neo的爱情和友情,也在战斗中表现出力拼人类最后一线生机的英雄气慨。若这里没有人类勇闯禁 区的殊死搏杀,The Keymaker难逃被Agent半途劫掠的厄运(意识简单的Agent犯了一个错误,他以为The Keymaker是没有用途、待将删除的程序,但The Keymaker坚持说他自有自己的用途;这是因为The Keymaker和Neo一样,属于升级程序的一部份,他们的重要性均不为Agent所知),这在某种意义上标志着人机之爱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遵循剧情编排的逻辑,第二集在导演沃卓斯基兄弟的意图中只是铺垫和过渡,没有太剧烈的高潮,着力于对转折点——Neo毅然选择去救 Trinity——的渲染上。故事的精巧在于,影片从已具有预感能力的Neo的一场噩梦开始,Neo请求Trinity无论如何都不要进入Matrix; 但最后形势逼迫,Trinity为援救Neo,奋不顾身杀入Matrix,使得Neo在转折处带有千钧一发的紧迫性和几近爆炸性的感情迸发。至于影片的结 尾处,Neo在真实世界以血肉之驱只手毙倒电子乌贼,而后昏厥过去,一句“我能感受他们”证实了Neo的程序属性。

  容易被忽略而又与全片紧密相关的内容是:机器国度的暴政——机器在机器的统治下,也是没有选择权的(包括The One),程序只为目的而活,无用者将遭到删除的命运。所以到第二集结束止,敢于起身反抗暴政的只有三个程序:Oracle、Seraph(先知的守护天 使)与The One。直到第三集,我们才看到有更多程序的自我意识觉醒:Rama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小女儿Sati(未来的Matrix管理员),在革命之前,他 们仅有一种选择:借Merovingian地下势力偷渡出01城(机器城)——这其实与人类在暴政国家生活的境况岂不是一样?!

  五、故事的高潮和结局:《Matrix 3:Revolutions》

  哪里有暴政,哪里就有革命;革命一旦发生,就不是革命的领袖——Oracle——所能控制的;革命的结果也不必然是胜利:不是机器的进化,就是两败俱伤。影片就这样带着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悬疑逐渐进入到高潮。

  由于在《Matrix 2》中出现了与前五次不同的波折,Neo被Merovingian窃取了代码,囚禁在火车站中,Oracle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再次现身,向人类求助(她 由于领导这次革命,已成了巅覆机器国度的反动派,同时遭到Merovingian和The Architect的双重追杀)。幻想破灭、气急败坏的Morpheus厉声质问:“你叫我怎么还能相信你?!”Oracle用以打动他们的,对Trinity是爱,对Morpheus则是他与Neo的友情。

  其后人类杀入地狱酒吧,此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Persephone转而帮助人类,救出了Neo。这是因为Persephone借索吻之机, 既偷取了Neo的代码,同时也体会到Neo对Trinity的爱——机器对人的爱,她被这种爱所感动,在某种意义上背叛了她的组织。

  这是否在昭示这场社会革命必须由人与机器联手才能完成?

  答案是否,因为Neo被囚禁已经超出了Oracle的预想,在业已让人类失去信心的情况下,Oracle仍然向人类求助,显然是不得以而为之的 唯一办法——Oracle事先并无把握人类是否会答应。剧情发展到此,读者可能已经在脑海中产生深深地置疑,在这场伟大的革命当中,人类莫非只是一道工 具,先是被Oracle诱以影响乃至改变The One的选择;现在又要去拯救革命中意外发生的变故?这个疑问将把我们指向《Matrix》最后的真相!

  我到这里才开始阐释影片另外一条主要线索:Smith。希望大家不要因此误解,这只是由于文字与影像表述方式的不同。

  对于Smith,影片明确说明他是Neo一体两面的对立面。换成剧情逻辑的表述,就是说如果Neo代表着机器对人类的爱,那么Smith就代表着机器对人类的恨,机器的这两种情感同样存在,也同样强大,任何单独一方都可以威胁到整个Matrix的生存。

  以下是一个猜想,也许计算机专家能从另一面论证:The Architect是阴险的当权派,当他不得不与Oracle达成妥协,接受Zion人类存在的事实时,他就已经在背后安排了提防Oracle发动革命的 另一种相对等的克制力量,赋予Smith随着Neo的变化而同等变化的能力,这样Smith就成为了统治阶级镇压革命的武器,他具有所有社会革命当中邪恶 势力的一切属性:黑暗力量与光明力量同步增长。

  《Revolutions》(《革命》)这个题目很好地道出了《Matrix 3》的实质,你可以把他看成是一部爱与恨、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改革与保守较量的社会革命片。当Neo与Smith在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中狭路相逢 时,全剧达到了最高潮,我们也走到了《Matrix》之谜最黑暗、最激动人心的入口:如果爱与恨同样强大,爱怎样才能战胜恨呢?这样的革命怎样才能成功?

  这其实也是人类进化与发展过程中一个恒古不变的悖论。在现行体制下长大的我们,是很难理解现代西方人对社会革命的看法和观念的,特别是其中西方 人在经历一系列社会变革之后痛定思痛的反思。我只能告诉大家的是,沃卓斯基兄弟在影片中所使用的观念和方法并非创新,在西方也非常流行,甚至一眼看上去颇 似佛教的大同之道,但其精神实质却是西方的:殉难。一如耶稣之死,也象佛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自我牺牲,延续到今,是甘地一次又一次地绝食。

  所以在目睹了Smith强大力量之后,Oracle选择了殉难,平静地坐在哪里等待死亡(Smith凶恶地在她头上挥舞拳头咆哮:“你明明知道 结果了却还要坐在这里,你一定有你的目的!”)唯有在听到Sati也被杀害时,她脸上才流露出一丝恐惧:她预感到自己发起的革命可能带来了最坏的恶果。 Neo在与Smith一场地动山摇的决斗后,最后一刻他才突然明白了自己使命的最后一个问题:“何时?”,他选择的,也是殉难。

  没有必要追问先烈殉难之后,黑暗势力是怎样被摧毁的,革命又是怎样发生的,因为,这就是历史。

  Oracle的冒险成功了——她为人类争取到了自由进出Matrix的选择权!这是第六位The One与前五位最大的不同,升级在这个意义上可以称之为革命;Neo在斗争之旅中与Trinity一同看到的阳光,为Matrix带来了第一道温暖的曙 光。这样的一个结局,却让大多数黑客迷们陷入了绝望: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Zion被打得千疮百孔,Neo与Trinity双双罹难,一段美丽的爱情 黯然消逝,可不仅Matrix完成了更高等级的升级,而且 99%的人类还囚禁在Matrix中,这样的结果怎么还能叫做革命?!

  我的态度是,我既同意这是一种新的人机关系的进化,同时也同意这并非是人人梦想的翻天覆地、轰轰烈烈的革命,但如果你在这一刻回顾人类八千万年的文明史,你也会赞同我的说法:进步虽然缓慢但弥足珍贵,未来虽然漫长但值得期待!

  影片的结尾,是小女孩Sati天真地追问Oracle,“我还能再见到Neo叔叔吗?”Oracle怅然回首这段艰辛曲折的全部历程,连她自己 也无法明白,为了这样的进步,曾经的牺牲是否值得,也正因为这样的革命,Neo只有一个。她无尽地眺望远方,幽幽地说出与自己先知身份全然不符的话:“也 许。”

  六、最后真相:机器的革命

  总结全片,我们可以这样说:《Matrix》是一个讲叙Matrix系统在第六次升级时,由Oracle领导的一群在意识和情感上率先觉醒的机器者,包括Neo、Sati、Seraph乃至Persephone,所进行的一次机器国度社会革命的科幻惊险故事。

  《Matrix》最后的真相是:这个革命是机器的革命,是机器革命者的壮举,与人类无关!革命所取得的微少变化,也只是机器社会的演化,是机器 文明的进步;至于人类,他与机器的斗争还将持续,只是不象前五次那样要重头再来而己,人类文明由此得到了一个小小的空间,至少可以延续下去。

  这个结论让人震惊!你会喜欢一部与人类没有任何关系(或人类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己)的讲叙机器的电影吗?你会接受一个机器比人类更自觉、更有进步意识,甚至可能更先进的结论吗?这种令人失望的情绪,在影片中深深地刻画在机器退却之后,Morpheus茫然若失的脸上,他喃喃自语:“难道就这样结束了?”他梦想的那个推翻Matrix的伟大时刻没有降临,依然遥遥无期。而在网上,则早有人挥臂喊出:“我不愿相信这是一个机器的神话!”

  沃卓斯基兄弟的伟大不是在于他们向我们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在人与机器永恒的斗争中,你愿意打破“人类中心论”吗?(这是目前我在网上看到的全部 讨论所停留的层次),兄弟俩伟大之处在于他们提这个问题的方式,他们想说的是:让我们换一个角度来思考问题吧,那就是,假想一下,在遥远的未来,如果你是 一个具有高度AI智能的机器人,你会怎么看待人类?你也愿意打破“机器中心论”吗?

  这种立场的转变,看似轻松,实际上需要我们彻底砸碎脑海中早已根深蒂固的,一切人类至上、人类中心论等等惯性思维。

  一个同样重要的问题,在影片中以整个剧情的方式提出来:如果打破“机器中心论”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和牺牲,包括爱情和你最爱的人,可得到的进步 却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你还愿意做一名舍身取义的机器革命者吗?天啊,你要知道,这和你是否愿意为打破“人类中心论”而付出其实是同一个问题啊!

  伟大的电影永远只是提出问题,激发人的思考,而不提供教条化的答案。《Matrix》做为一部在我眼中不失为伟大的电影,也同样具备这个优秀的 品质。他并不象大家众口一词说的把人与机器的关系的哲学命题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没有答案!他提出的是一个思考这个问题全新的角度。

  这才是《Matrix》真正的电影革命!正如《星球大战》以“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遥远的银河系……”为开端,从而打破我们思想上时间与空间 的界限,把人类想象力提高到宇宙视野的高度一样,《Matrix》以“在很久很久以后,在一个机器的国度里……”,把人类的想象力延伸到机器的情感和内心 深处。(如果以沃卓斯基兄弟的“关系”理念为桥梁,我们的想象力还能深入到万事万物当中去。)

  跳出了时空观念和人类观念的桎梏,难怪沃卓斯基兄弟屡屡能出人意表、捉摸不定,让我们一次次难以追随,猜测落空。

  虽然没有最终答案,但沃卓斯基兄弟仍然透过电影,向我们传达了一些他们的基本观念:一、“人类中心论”和“机器中心论”可能同样都是错误的,而 且错得可怕;二、对于社会的变革发展之路,他们倾向于佛教,万事万物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关系,而且诸关系是平等的。很简单吧,但沃卓斯基兄弟想说的,也许 就那么多!

  最后我想,如果一定要说任何影片除了娱乐功能外、也仍有其积极的社会意义的话,那么我承认,沃卓斯基兄弟用了一个近乎残酷的问题,在拷问我们人 类的意志和心灵:如果你喜欢上这部电影,那你就迈出了视机器与人平等的第一步;而如果你还想去改变他,那你就要准备付出难以估量、也无法预期的代价吧。

  七、补白:解释几个重要问题

  接下来,我从剧情入手,尝试去解答目前网上许多令黑客迷们大惑不解、争执不下的问题:

  1、为什么使用如此多的文化象征?

  沃卓斯基兄弟在答记者问时已经明确表示,这是有意而为之。原因很简单,机器国度是人类历史及发展的投影,在一场触及灵魂思想大变革的革命当中, 机器文明的进化就是一部人类思想发展史的浓缩版,在这样一个机器国度里,可以同一时间蕴含人类历史上一切曾经存在,并改变过人类思想、推动社会进步的神 话、宗教、哲学精髓。科幻电影的本质,就是在一个假想的时空当中,其运作是科学逻辑,但情感、命运却是人性逻辑,这点在《星球大战》里也一样。

  2、Neo为什么具有超能力?如果具有超能力是否就成了一部神话电影?

  如前所言,关于人机关系的思考和解决之道,沃卓斯基兄弟倾向于佛教,是佛的诞生才把人带到众生平等的思想境界。而释伽牟尼同样有过许多佛法无 边、神通广大的神迹记载,这些令现代人诽夷所思的事情,在历史当中则是活生生的事实。即然《Matrix》的时空观是假想的机器国度,Neo是革命的先行 者,有超能力当然是可以理解的。值得注意的是,沃卓斯基兄弟有意把Neo视为佛来塑造,其在影片中的经历与佛的生平暗合,佛所经历过的觉醒、顿悟、圆寂与 影片三部曲相等,至于Neo眼瞎之后仍能看到真实世界,也是佛在洗尽人性之后,获得了直接明悟真实事物的“天眼”。因此我反对说这部电影是所谓的“机器神 话”,就象不能把《星球大战》简单地视为神话故事一样。

  3、Zion是否真实为什么不再重要?

  关系这个概念虽然直到《Matrix 3》才提出,但却是沃卓斯基兄弟一个重要的思想发展。人机关系只是人类诸多关系中的一种,假想既然机器也能在可见的将来获得AI智能,进而发展出理性与情 感,那么在未来的未来,万事万物不也会有这种可能性吗?所以,“万物皆平等”可能是人类发展问题的解决之道。即然电影《Matrix》一开始就摆脱了传统 时空观的束缚,那么Zion即使不是人类,那怕只是机器与机器之间的一种关系,只要这种关系是不平等的,这样的故事还是要发生;这样的故事可以发生在任何 关系当中。

  4、关于对几段关键性对白的理解。

  如果大家以我的文章为出发,相信会更容易理解剧情,也能更好地理解剧中几处非常关键性的对话,在此留给读者去自行发现,籍此印证我的观点。非常 重要并再三提醒的是,这是一个机器国度的故事,他打破了我们的时空观念……这也是沃卓斯基兄弟得以在银幕上放纵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肆意驰骋的前提和原因。 而其中推出的动画和游戏,虽然有助于剧情的理解,但如果大家注意一下就不难发现,动画和游戏的重心换了一个角度,是从人类的视野来叙述这场革命,与电影从 机器的角度(影片隐藏的叙述者是Oracle)正好相反,所以才能做到与影片并行不悖,又不影响影片剧情的展开。

  5、最后,卖弄一下小聪明,片名《Revolutions》并不是指多重革命,复数之意是说这次革命是数码的革命,也就是机器的革命;此外,把《Matrix》翻译成中文名《黑客帝国》,多少也误导了我们中国观众(当然这个猜测错了也无妨)。

  附:我最后的话——一切欢乐尽在电影里

  再次对大家的留言表示衷心的感激。我觉得大家的意见现在已经越来越接近并有益于对剧情的理解了,正如我在文章中所反复强调的,只有这样才能使我 们在看《Matrix》时,得到莫大的观影乐趣。特别是Meso兄不吝长文,使我有机会从旁观者的角度去审视自己的理解。(在此多说一句,个人而言是比较 喜欢长文的,可以把作者的意图表达得更为透彻。Meso兄的留言几乎可以当做一篇同样重量级的文章来读。)

  不过我也注意到,可能由于文章过长或表述不清的原因,大家的意见似乎过于集中在对“机器中心论”的攻击上,更有人以为籍此就可以轻松一击驳倒全文,这多少有些背离了我本人真实的意思。

  我决定不再重写文章,改以另行撰文的方式,充实文中最容易被误解、被忽略的几个地方,可能与上文有重复之处,但我试着尽量写得简洁一些,突出重点。同时申明这是我关于《Matrix》的最后几句话了——一切欢乐尽在电影里!

  第一,这是我个人的第一篇影评。以前不写影评的原因,是我认为电影本身已经足够带给我们无穷的乐趣了,观影所得完全取决于个人。可是后来我在网 上发现,关于《Matrix》的讨论趋于复杂化,已经陷入哲学、科学、宗教、神学的泥潭而不能自拔,我感到非常义愤:一群伪影迷们以天花乱坠、哗众取宠、 玩弄技巧的方式垄断了话语权,完全剥夺了我们看电影的乐趣,更为严重的是,他们在误导和荼毒着影迷们真诚的心!

  第二,首先来回答Meso兄的第一个问题:我的文章并没有把电影主题复杂化而正好恰恰相反。认定这个故事是探讨“人机关系”的想法才是一切复杂 化的起源,这里面隐藏有两个根本性的错误:一,当故事被用来诠释某个哲学命题时,故事就不是艺术了,而是寓言,连故事本身也会变得枯燥乏味(所有才会有人 在网上不遗余力地探求主题寓意,以为这样就可以一举破解整部影片);二,这无形中也贬低了沃卓斯基兄弟的创造力,一个导演的成功不在于思想有多么深刻、多 么超前,他的贡献在也只在艺术上。读完我文章的网友会知道对于《Matrix》的本质,我与其他人的立场是鲜明对立的:《Matrix》是一部电影,是记 叙一场社会革命全过程的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发生在科幻想象的机器国度里罢了;而导演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个故事讲得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第三,不必过于拘泥概念,如果我们不知道概念就看不懂电影的话,那电影也不会是什么好电影。这也是前一阶段“黑客”讨论的错误所在。就象在 《Matrix》中,虽然也大量使用到异常丰富的文化象征,但如果象征重要到观众不明白其寓意就跟不上剧情发展的话,相信沃卓斯基兄弟也会无情删掉,这是 艺术创作的最一般原则。我对于这些象征作用的理解,是辅助和工具性的,用于强化效果、提示悬念、渲染革命前夜的紧张气氛。

  第四,请大家留意“关系”这一非常重要的观念。任何“XX中心论”的提出,所指的无非都是两个事物之间某种不平等的关系,知道这一点,就足以帮 助我们理解整个剧情了,不必再去深究概念深奥的哲学定义。如果你不喜欢“机器中心论”这个词,也可以说成是:在未来机器统治地球的社会里,机器与人的关系 仍然是不平等的;甚至在机器内部,机器与机器之间也是不完全平等的,存在着机器的暴政。在电影里,The keymaker的悲惨命运和结局就是真实的写照,这段情节感人至深。

  第五,Meso兄的第二则留言,起首似乎是要强烈反对我提出来的“机器中心论”,但细读下去,却是在通篇赞扬机器要比人类更先进,更人性,更有 想象力和创造力,这种比较以及比较出来“谁比谁更好”的结果,都说明了这绝不是一种平等的关系,和那些认为人类比机器高明的论调如出一辙,这难道不就是 “机器中心论”的具体表现吗?!此外,为什么“先进”的机器不能设计出一种更“平等”的人机关系,那是因为解决“平等”靠的不是技术,而是感情,是 “爱”,而且这个历程充满了艰辛与坎坷——这不正是《黑客》最想说的故事吗?在此,我再一次坚持并重申我的观点,爱情之路贯穿了这场革命的主线,是全片的 主题,反过来推论,一部讲叙爱的电影难道不比某种寓言片要更有趣得多吗?!再深一点想,这不也正是西片和国产片精神上的本质区别吗?!

  第六,受网友意见的启发,我想补充说明一下小女孩Sati的重要性。一开始我们知道她注定要被系统删除,她是程序却没有任何用途,为什么?因为 她是程序之爱的结晶,真正的爱是不带任何功利性目的的。而后来,在这场机器革命过后,她反而当上了Matrix的管理员。Sati本身的经历就已经足够戏 剧性了,同时也是这场机器革命的成果——机器社会也开始平等对待那些没有任何用途的机器了,我们没有必要再去深究她到底是更高级的机器还是机器-人。若再 联想到这场革命的惨烈,可以说Sati不代表未来,她代表的是一种对未来的希望,一如孩子在任何革命中的象征。

  第七,至于会不会有一个把“机器中心论”和“人类中心论”统一起来的观点?我的看法是,沃卓斯基兄弟对人机关系未来前途的思考,仅仅只是提供了 一种可能性的暗示:佛教的众生平等。对佛学感兴趣的影迷可以继续研究,但那已经是电影以外的问题了。我也承认,如果真是这样,可能结尾才是大家心目中所想 像的宏伟壮观的胜利,但事实不是,电影讲的是一个故事,一次悲壮的抗争历程,而由于革命所取得的进步与牺牲的代价差别如此之大,使得这个故事几近希腊神话 的悲剧。

  第八,《Matrix》即然是一个故事,要讲叙剧情,还能有另一种表达方式:即从人物的性格、命运和跌宕起伏的历程入手,同样也是惊心动魄、扣 人心弦的,特别是主人公Neo从混沌、觉醒到顿悟,最后走向自觉的牺牲,若套用中国俗语简直可以用“惊天地、泣鬼神”和“感人肺腑”来形容(自然,沃卓斯 基兄弟这个典型的西方故事又要比《英雄》为了集体利益而牺牲个体生命要更复杂、更人性得多)。至于有人认为我推导剧情的逻辑仍然要依托佛学理论,那是一种 误解,我不过是用以说明,Neo蜕变的历程(包括具有超能力)并非导演凭空想象,也绝非前无古人、不可理喻的,而是非常人性的,人类历史上有太多的宗教可 以证明Neo的故事决不是一个“机器神话”。

  为什么我没有这样去写呢?因为我认为,与网上的错误相比,更大的、更根本性的错误在于我们的观念还停留在脑海中根深蒂固的“人类中心论”上,不破除这个前提,就根本不可能理解《Matrix》的剧情!(全文完)(文/胡疯)

短信已禁用,有事发贴。

最新回复 (2)
全部楼主
  • 用户 楠之殇 2009-2-4 0
    引用 2
    狠复杂的说

    江南网志
    我不支持的言论,但我坚决捍卫你发言的权利!

  • 用户 颜如玉 2009-2-4 0
    引用 3
    看不懂

    [url=]广告位招租[/url]——全新改版-不得不看

    • ZBlogger技术交流中心
      4
          
返回
发新帖